娇妻美臀 1-3

    时间:2018-09-23 (一)意外被轮姦
      我喜欢女人的臀部,对胸没有太大感觉。娇妻生就一副极好的身材,167
    的身高,胸部一般,可是纤腰丰臀却极其诱人,加上优雅的迷人气质,一直都是
    极其诱人的。单位里和外出常常被人吃豆腐,老婆跟我抱怨的时候,我常常开玩
    笑说:「这不能怪别人,只能怨你的臀部太迷人了,只要是个男人就忍不住。」
      娇妻名叫琴,其实优雅气质背后藏着一颗骚蕩的心,这从我们之间做爱就可
    以看出来。我有淫妻情结,琴也知道,我们在做爱时偶尔也会说些下流的话来互
    相刺激,但还没有真正让她出轨过。我们的性爱也很和谐,十次性爱有九次都可
    以仅用插入就让琴达到高潮,我一直引以为豪。
      我们的床头淫话非常丰富,也非常有想像力,只是我没想到有一天娇妻把这
    些变成了现实。
      一次性爱前,我们看到新闻说一个女子被劫持,两个歹徒要劫财劫色,而女
    子与之斗智斗勇,最后成功保住清白并成功报警抓住了歹徒。看完新闻我和琴都
    对新闻的角度表示了嗤之以鼻,认为不值得宣扬,一般弱女子预见歹徒,不要说
    两人,就是一人都斗不过,最好的办法是破财免灾,保命要紧。斗智斗勇?一旦
    歹徒穷兇极恶,狗急跳墙,轻则受伤,重则丧命,所以最好的办法是配合。
      性爱时想起这新闻,我开始扮演歹徒挑逗琴,按住娇妻的双手说:「我可是
    来强姦你的,强姦完了还要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抢走。」于是淫妻也开始骚浪起
    来:「求求你不要伤害我,我都听你的,保证不报警。」
      我一边狠狠地把肉棒插入琴的骚穴,一边继续挑逗:「好哇,淫蕩女人,这
    么容易就让歹徒强姦,好歹也稍微反抗一下啊!」琴一边舒服的呻吟,一边说:
    「啊……那可不行,你刚才可还告诉我了,保命要紧。啊……让他操一下又不会
    死人,反正你一天到晚都想着让别的男人来操我。」
      我有些兴奋起来,努力地抽插着琴的骚穴,琴的骚穴明显比平时更湿。
      琴继续说:「我就让他操,把腿张得大大的,让歹徒把他的大鸡巴插到我的
    屄里,我还要故意用我的骚屄用劲夹他的大鸡巴,让他早点射。」
      我气得一边用力抽插,一边说:「早点射,早点射了你怎么高潮啊?」
      「没关係,要是射了,我就给他口交,让他再硬起来,然后再让他操。」
      「真是个淫蕩老婆。可是男人射了想再硬起来可没那么容易。」
      「哼!第一次操我肯定很快就会硬的,你忘了我们第一次的时候你可是一晚
    上硬了四次呢!」
      「好你个淫蕩老婆,看我不收拾死你。」
      就这样在我们淫蕩的对话和幻想中,我们双双高潮,然后沉沉睡去。
      几天后我们迎来了週末,可惜我要加班。琴琴说週六晚上给我个惊喜,我怀
    着憧憬加班去了。
      可惜天不从人愿,週六加班到了下班点竟然还没完成工作,只好无奈地打电
    话给琴,告诉她估计要九、十点钟才能回家。琴娇嗔不已,说她可是从下午就开
    始準备了美味,等我回去好好品嚐,我当然知道她说的美味就是她自己,可是工
    作没完也没办法。
      匆忙赶工,九点半结束,赶快返家。到家已经十点钟了,我悄悄开门进屋,
    竟然静悄悄的,屋里没有开灯,不过琴显然在卧室,而且有隐约的喘息声音传出
    来,看来是琴给我的惊喜,我的肉棒已经偷偷致敬了,我猜琴把自己打扮得极其
    美味,久等不至开始自慰了。
      我蹑手蹑脚的到了卧室门前,偷偷把门推开一条缝,映入眼帘的是让我终生
    难忘、血脉贲张的一幕——琴穿着透明的齐臀吊带白纱睡裙趴在床边,一个粗壮
    的男子裸着下身站在琴的身后不停挺动,双手伸向前俯握着琴的双乳,显然他的
    那根肉棒已插在琴濡湿的骚穴里面了,琴发出销魂的呻吟声,丰满的美臀伴随着
    男人抽插的节奏向后耸动。
      我惊呆了,脑海里一片空白,可是肉棒却自然而然的坚挺起来。幻想多年的
    画面出现在眼前,我挚爱的娇妻真的在别的男人的肉棒下婉转承欢,琴显然很享
    受。
      呆了几秒之后,我回过神来,无论如何,我现在都不宜出现,那个男人很粗
    壮,而且从上身的衣着来看应该也不是什么善人。安全第一,尤其是琴的安全,
    至少现在琴只是被强姦,如果贸然冲进去,或许琴会受到伤害也不一定。
      脑海里急转过各种念头,我决定还是先静观其变,于是把门再推开一点点,
    更吃惊的场面出现了:另一边竟然还有两个粗黑的男人裸着下身站着,床上放着
    一把匕首,地上还有一把扳手,我有些庆幸刚才没有冲动。
      琴的美穴毫无疑问极其美味,粗壮男子显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因为他挺动
    的频率越来越快,而琴的呻吟也变得急促起来。只见粗壮男猛插了十几下后突然
    低吼一声停下,下身紧紧地贴着琴的美臀。
      琴的身体绷直,长舒一口气,幽怨而魅惑的说:「怎么射进去了啊?」
      「操,你的骚屄太爽了,没忍住,爽死了。黑子,该你了。」
      这时我见粗壮男子拔出他的肉棒,从琴的小穴中带出一堆白色汁液。那个叫
    黑子的男子佔据了刚才那个粗壮男的位置,他走过来的一剎,我看见一个巨大的
    龟头,鸡巴很短,但是超粗。
      黑子挺着肉棒正要插入,另一个粗黑男却推开了他:「操,黑子,还是我先
    吧,被你那大龟头操过,我还玩个什么劲啊?」一根又白又长的细香肠出现了,
    普通火腿肠粗细,不过真的很长,估计怎么也有18公分,无法想像如此粗黑的
    一个男人长着这么细长的鸡巴。
      「香肠,滚一边去!」叫黑子的那个不让,又把香肠拉开了,看那架势没準
    两人还可能会动手。
      先前那个粗壮男恋恋不捨的摸着琴的丰臀喝道:「别争了,这娘们的老公可
    能快回来了,到时候谁都没得玩。」
      琴这时候挣扎着起身,看着这俩叫香肠和黑子的男子一根粗一根长的肉棒,
    淫颤颤的说:「我老公真的马上就回来了,要不你们一起来吧,只要你们别伤害
    我,不要射进去。」
      粗壮男淫笑道:「那我也还要。来吧,香肠你躺到床上。」香肠高兴起来:
    「还是大哥好,这娘们也挺识趣。」说着躺了下去,那根细长的香肠朝天举着。
      琴也爬上床,背对着香肠跨坐上去,一只纤手握住香肠的肉棒,一只手将小
    穴上的淫液涂抹在肛门上,然后把香肠的肉棒对着肛门缓慢的坐了下去,香肠已
    经激动得嗷嗷叫了。
      琴的菊花我也开发过,不过不常用,因为琴的骚穴实在太舒服,紧实有力,
    里面层层叠叠,又会自动蠕动,而且伸缩性很好。我曾用啤酒瓶插入过,当时撑
    得很大,可过上一会就恢复如初,所以根本用不着到后庭享受。
      琴主动上下移动着臀部,让香肠的肉棒在后庭抽插。充份润滑后,琴缓缓地
    向后仰,双腿大开,粉红的肉穴发出淫靡的色彩,娇媚的说:「黑子哥,插进来
    吧!」
      黑子「嘿嘿」淫笑着,把粗大的龟头放在琴的骚屄上摩擦起来,琴娇喘着:
    「黑子哥,轻点啊!」话音未落,黑子却猛地挺进桃源,琴惊呼一声:「啊!胀
    死了……」
      刚才那个粗壮男也把肉棒放到琴的嘴边,「大哥,啊……不用嘴……嗯……
    好不好?啊……一会……啊……再让你操一次屄行不行?啊……嗯……」琴一边
    舒服的呻吟,一边拒绝口交。
      这时候的琴,骚浪无比,骚穴和肛门各插着一根肉棒,透明的白纱吊带遮掩
    不住春色,更显诱人,脸色潮红、媚眼如丝,洁白的双乳从吊带中跳出,被身下
    和身前的男人插得不停抖动,就像两只小白兔。粗壮男并不理会琴的拒绝,肉棒
    愣是塞进了琴的丰唇,琴的呻吟声变成了呜咽,不过依然透着快感和兴奋。
      我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但我知道我该做决断了,这三个男人如何起意
    入室的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们不会伤害琴,而且他们也害怕我会回来,也许可
    以把他们惊走。
      我收拾心情,慢慢退出,离开了家,走到楼道外藏在暗处拨响了琴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被接听,我故意大声说:「老婆,再有二十分钟我就到家了,
    你等我啊!」
      「哦,好的,我等你啊!」我能听出琴的声音中有些微颤抖和压抑的快感。
      十几分钟后,就见楼道里面跑出三个黑影,就是刚才那三个粗壮男,消失在
    夜幕中。我又等了几分钟才走进楼道,向家里奔去,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老婆我刚
    才一切都看到了。
      打开家门,还是跟刚才一样的静,没有亮灯,卧室里依然有隐约的喘息声,
    我几乎以为刚才那一切全是幻觉,或者那三个男子还没走。我悄悄的走到卧室门
    前,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琴跟刚才一样的打扮趴在床上,身上那件透明白纱吊带
    睡裙依然在身上,而那濡湿的骚穴上一只纤手在不停地摩擦,喘息声不停。
      我停了一会,琴似乎感觉到了,妩媚的回过头来:「老公,给你準备的美味
    怎么样?」我不再犹豫,冲进卧室,一边脱下裤子,举着坚挺的肉棒,猛插进琴
    的骚穴,里面温暖湿润,又紧又滑。
      琴配合地呻吟着:「哦……啊……嗯……好舒服……老公……啊……下次再
    这么晚……啊……嗯……这美味可就要给别人……啊……品嚐了……」我腹诽不
    已,分明是已经给别人品嚐了,而且还是一下三个,竟然不告诉我,看我怎么收
    拾你。
      我想琴也许还没想好怎么跟我说吧,但是现在我却顾不上其它,只想享受琴
    那被三根鸡巴洗礼过的骚穴,对了,还有菊花……管他呢,其它都以后再说吧!
                 (二)老友操妻(上)
      我们各自藏在心里的琴被轮姦的秘密,刺激了我们很长很长时间的性爱。而
    一个月后好友明的一个电话,揭开了我们性爱的新篇章。
      明的名字曾经多次出现在我和琴的性爱游戏中,我长得比较斯文,虽然不算
    瘦,可是跟明的五大三粗比起来几乎要算小一号了,明188公分的身高,90
    公斤的体重。当时大学时候我和明都追求过琴,不过因为毕业后我和琴到了一个
    城市而明却去了另一个城市,当时其实琴还是欣赏明多一些,不过我也很优秀再
    加上我死缠烂打,琴就归了我了。
      我们曾在做爱时说起明来,我挑逗琴说:「还好大学时候你没给明追上,否
    则我可就品嚐不到你这美味了。」
      琴说:「追上也可以给你品嚐啊,大不了偷偷给他戴个绿帽子好了。」
      我说:「瞎说,你要真给他上过了,估计我就没机会了。」
      琴说:「那要不我现在给他上一次,看看你有没有机会啊?」
      「好啊,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出轨。」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下次可真找机会让明操我了,我现在还后悔呢!其实
    当时你和明我都喜欢,早知道应该都试试看,没有比较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你好还
    是他好啊!」
      「看我这淫蕩老婆又发骚了,那我就成全你,下次让你嚐嚐他的大鸡巴。不
    过你现在已经是我老婆了,嚐了觉得好,允许你多嚐几回,但你可还是我的。」
      「流氓老公,你可真流氓,真捨得自己的老婆给别的男人操。」
      「怕什么,女人就是需要男人滋润才美丽才性感的嘛!下次我把你脱光了绑
    起来放在餐桌上,用你来招待朋友。」
      「那你要是来的朋友多,还不把我给操死了?」
      「不会的,人多我就不招待了,三两个正好,到时候把你操得欲仙欲死,体
    会做女人的极品高潮。幸福吧?」
      「那他们要是操我操上瘾了怎么办?」
      「他们上瘾那是肯定的,关键得看我老婆舒不舒服,你要不舒服,就让操一
    次,你要舒服就多操几次啊!再不行我跟他们收钱,操一次一千。」
      「流氓老公,看来你还打算让你老婆做妓女啊?」
      「那样正好,让他们把你操得浑身瘫软,我就可以为所欲为的享受你了,免
    得每次都这么辛苦,要忍好久让你高潮了才能射,知不知道要忍着等你高潮有多
    辛苦啊?」
      「……」
      我们说过很多次要让琴尝试下明的大肉棒,但都只是说,没行动过,我和琴
    都半真半假,也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明来了,我自然不想放过。
      週三明来我们城市出差,因为有近两年不见,所以他延迟归程到週日。我故
    意问琴要不要嚐嚐明的肉棒,琴也故意说只要我同意,有机会就上,于是半真半
    假的约定週六相聚时候看情况。
      我就跟明约定週六相聚言欢,不过在週五晚我们就见面了。正好明完成了工
    作,推掉了应酬,给我打电话,因为没有提前安排,决定就到家里小酌。
      其实我们的週五夜总是会充满淫慾和情趣,因我下班比琴晚一个小时,琴通
    常会先準备晚饭,然后换上挑逗服装等我,我不知道琴会怎么打扮,我只知道琴
    会打扮得很性感。内心深处的淫妻欲望使我故意没告诉琴说明会和我一天返家,
    于是明和我相携进家门的时候,琴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而明则目瞪口呆、
    举枪致敬。
      我自己拿钥匙开门进家,端庄秀丽优雅的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身穿黑色爆
    乳紧身皮裙,中空直到阴部上方,欲拒还迎的遮住双乳的樱桃,齐臀刚刚遮住阴
    部但是内部却真空。听见门响,本来侧坐的琴缓缓打开双腿,露出粉嫩的小穴,
    整齐的阴毛被修剪成美丽的倒三角。
      突然看见明的出现,琴吓得立即站了起来,春光乍洩。明惊得喊了一声嫂子
    后就面红耳赤说不出话,而琴也腾地红了脸。
      琴娇嗔的责怪我一声后,赶紧跑回卧室更衣去了,我装作也吃了一惊,半开
    玩笑半真的说:「靠,给你小子佔便宜,都让你看光了。」
      明尴尬的嘿嘿傻笑,下身却支起了帐篷:「嫂子可真性感。」
      「那可是要靠滋润的。」我故意说着荤话。
      琴很快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紧身T恤,修身瑜伽长裤,胸前激凸,显然没穿
    胸罩,下身看样子也没穿内裤。招呼明坐下,琴显然看见了明下体支起的帐篷,
    显得有些羞涩。
      随着红酒和简单的饭菜,刚才的尴尬已经过去,我们畅谈别后各自的生活,
    我则总是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往性上面引。几杯红酒下肚后,琴也有些性奋(注意
    是性),有意无意的撩拨我,我也偶尔伸手在琴身上搞些小动作,明也有些放开
    了,偶尔也跟琴开两个荤玩笑。
      红酒喝完,我们转移到客厅沙发,又取了些啤酒,一边喝一边聊。不知不觉
    我和明都喝了七、八听啤酒,琴也喝了三听,大家有些微醺,想起大学时候曾和
    明玩过通宵的扑克游戏,立马决定玩牌,输了喝酒。
      几轮下来,各有输赢,不过酒反正是喝不动,明乾脆提议输了脱衣服,琴自
    然不干,不过架不住我和明的劝说,最后说定琴输三盘脱一件,我和明则是输一
    盘脱一件。
      接下来竟然是我和明轮流输,于是,上衣、长裤、袜子和鞋都脱了,我和明
    都是只穿着裤衩了。琴终于输了三盘,也学我们脱了鞋,再连输两盘后,却是我
    输了,琴羞红的脸看我笑话,我自然是脱光,肉棒高高举起,想着琴再输一盘就
    得在明眼前上身赤裸,更觉得兴奋。
      在我的配合下,琴自然是输了,可是琴怎么也不愿意脱,明就提议道:「嫂
    子,愿赌服输啊!实在不脱也行,你把我们刚进门时候那身换上。」扭捏了一会
    后,琴还是去换上了刚才那身皮裙,我和明都兴奋得不行,我是赤裸裸的挺着肉
    棒,明也是高高举枪,不过被裤衩那层布遮住而已。
      接下来明故意自己输了,毫不犹豫的脱下裤衩,解放了他的大肉棒,琴已经
    羞得不知所措了,不过我也看出琴的性慾高涨起来。双双配合让琴输了三盘,琴
    不肯脱,跑回了卧室躲起来了。明自然不会放过,喊着:「不行!嫂子,必须得
    脱,你不脱我可帮你脱了。」就追进卧室去了,我也赶紧跟了进去。
      「不脱行不行啊?太丢人了。」琴还在拒绝。
      「不行,我们都脱了。愿赌服输。」明则不依不饶。
      「我亲你那里一下,抵了脱衣服。」琴指了指明的肉棒。
      明看了我一眼,见我没说话,一步上前,举枪指着琴说:「那就来吧!」
      琴也看了我一眼,蹲下身,用嘴轻轻的碰明的肉棒,明确趁势双手抱住琴的
    头,把大肉棒整个插进了琴的嘴里,前后抽插起来。琴挣不脱,挣扎着也给明口
    交起来。
      其实,从琴一开始被明看见,然后看见明顶起的帐篷,琴大概就动心了,而
    到没有阻止我们脱衣扑克的游戏,琴肯定就决定了让明插入,只不过琴没法主动
    地迈出这一步并且要求吧!不过两个赤身露体的男人挺着肉棒,和一个衣不遮体
    的美女同处一室,傻子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我绕到琴的身后,抬起她的臀部,那齐臀皮裙根本遮不住下体,琴的骚穴早
    就湿漉漉的滴水了,我用肉棒摩擦琴的骚穴,琴则卖力地给明口交。
      「想要么?」我故意问琴。
      「想要……嗯……嗯……」
      「想要什么?」
      「想要大鸡巴……嗯……嗯……」
      「想要哪根大鸡巴啊?」
      「随便……都行……」
      听着我和琴的淫蕩对话,明也忍不住了,一边舒服的享受琴的口舌服务,一
    边也开始挑逗起琴来了:「嫂子,哦……好舒服啊……嫂子你好会吸啊!」
      「待会更舒服……嗯……」琴一边口交一边回答。
      「嫂子,我想摸你的奶,可以吗?」
      「可以啊,我说不可以你还不是会摸,待会还让你插我的屄呢!」
      明没有想到琴说着这么淫蕩的话,几乎要忍不住射了。
      「嫂子你真好,哦……快不行了……哦……琴,我太想你了……」
      「花言巧语,想我两年都不来看我,想我你还跟别人结婚?」
      「嫂子,可是……我……你都跟我哥结婚了,我……」
      「结婚了怕什么?你要真想我早来看我,我早就让你操我的屄了。嗯……」
      我快听不下去了:「姦夫淫妇,正牌老公在这,你们就这么淫蕩。」
      「流氓老公,你都愿意让你老婆给人家操,说几句流氓话算什么?再说了,
    还不是你安排的,你想让明操我的屄,想戴绿帽子,我这个做老婆的当然要配合
    了。」
      「我……」
      「我什么我,你不知道今天是礼拜五吗?你明知道今天礼拜五还带明回家还
    不提前给我说,流氓老公你就是故意的。你既然那么想让明来操我的屄,那我就
    不客气了。呜呜……真粗……嗯……好舒服……」
      老婆说完又快速吞吸几下明的肉棒,然后站了起来用手握住明的大肉棒说:
    「流氓老公,準备好了没有?我要给你戴绿帽子了啊!」
      场面实在太淫靡了:一身黑色紧身皮裙的气质美女,胸前的双乳露出,浑圆
    的丰臀被皮裙包裹,可是阴部却露了出来,一手握着别的男人的肉棒,老公还在
    身边,却明目张胆的要用自己的骚屄去包裹别人的肉棒,我激动得快要射了。
      琴转身面对我,撅起丰臀,把明的肉棒放在自己的桃源洞口:「老公,我要
    让明插进来了啊?」
      明已经忍不住了,猛地挺进了琴的骚屄里,琴「啊」的一声长吟:「啊……
    嗯……老公……明插进来了……哦……老公,你的老婆现在别明操了……啊……
    以后……你的老婆要经常给明的大鸡巴插了……哦……流氓老公……你喜不喜欢
    啊……嗯……」
      明一边插一边说:「嫂子,太舒服了……以后我要经常来插你的骚屄啊?」
      「行啊!你来,我就让你插我的屄,老公在家就让你们一起插,老公不在家
    就让你一个人插……啊……让你想怎么插就怎么插……」
      「嫂子,你的屄会动啊!哦……太刺激了……」
      「怎么样,嫂子的屄比你老婆的好吧?」
      「好……比我老婆的好……」
      「那你老婆的屄也让别的男人插吧?」
      「好啊!下次我带老婆来,让我哥插我老婆,我要操你的屄。」
      琴一边承受着明的抽插,一边弯下腰含着我的肉棒,一边不停跟我们说着淫
    话……
      当天晚上,我们持续战斗到凌晨,我射了两次,明射了五次,大被同眠。早
    上我实在起不来床,琴和明还又去浴室里干了一炮。原定週六我和琴陪明去博物
    馆的计划,我实在有些累,想来琴反正也被明操过了,就让琴独自陪明出门了,
    我在家补觉,明和琴像夫妻一样九点就出门了。
    (三)老友操妻(下)尽人淫
      週六,琴带着明出门了,我在家补觉,原定计划是博物馆,但实际上他们没
    去博物馆。明带着琴那昨夜被射过十次的骚穴,继续上演着刺激的性事之旅,而
    我不在场,只能听琴的转述。
      以下是以我的娇妻琴为第一人称记叙。
      一大早被明抱进浴室,一边洗澡一边被明又操了一回,天哪!几乎被他操得
    脱力了。老公虽然很强,可是明完全给我不一样的刺激,身高体壮,趴在我身上
    的时候我都喘不过气来,大肉棒又粗又长,让我趴着、站着、躺着、把我抱着,
    各种姿势都被他射过了,除了第一次操我时戴了套,后面全都是内射,幸好是安
    全期,但也要吃药预防一下。
      早上真不想起来,老公说要补觉,我其实也想补,可是明不让,说难得来一
    次,要好好玩个够,没办法,只好捨屄陪姦夫了。谁叫老公说要把我绑在桌上招
    待客人的,我乾脆主动招待,省得他拿绳子捆我。
      反正老公总爱说淫话,真真假假,不过我知道老公还是真想让别的男人操我
    的心思居多,反正上次也被轮姦过,说实话挺刺激,也不知道老公知不知道,以
    后再跟他说吧!明的大肉棒没法天天嚐,趁这两天吃个够,不过明说要我陪他出
    去,肯定还有坏心思,管他呢,都被操了这么多回,也不差他使什么鬼心眼,大
    不了就是多给他玩几个花样罢了。
      老公不起床,我给明简单做了早饭,都是高蛋白,也得给他补充点体力,免
    得玩不动啊!不过明真的很强,吃早饭也不消停,又摸又抠的,要不是我说还有
    一天时间,估计没等老公把我放餐桌,明就要在餐桌上再吃我一回了。
      吃完早饭,我换了衣服,紫红色深V连身齐臀短裙,黑丝吊带网袜,紫色漆
    皮高跟鞋,内穿半杯胸罩,胸前挤出一道深沟,黑色透明真丝T裤,再配一个紫
    色小包,挽着明就出门了。明还真是人家的老婆不心疼,搂着我就上下其手,也
    不怕被外人看见,幸好他还算有些分寸,我也就任他轻薄,不过骚屄忍不住一阵
    潮湿。
      到了博物馆,买票进场,按序参观,明虽然是个博物迷,但明显今天心不在
    焉,走马观花匆匆走了个过场,总是找机会摸我屁股甚至偷偷捏我的乳房,我被
    他挑逗得也心猿意马了。
      最后一个馆了,里面没几个人,明突然从后面把我环腰抱住,下身紧紧地贴
    着我,我能感觉到他的肉棒勃起,紧贴在我的臀肉中间。我们装作欣赏面前的展
    品,而他则从后方撩起我的裙子,让他勃起的肉棒隔着裤子贴紧我的蜜穴,持续
    一夜的高潮余韵袭来,我的骚屄已经湿透了。
      我轻轻扭头,与他耳鬓厮磨,软语呢喃:「想要插进来吗?」明看看週围没
    人,悄悄拉开裤鍊,掏出粗大的肉棒贴了进来,我都快站不住了。摩擦了几下,
    明调整了姿势和衣物,把我们接触的地方都用衣物遮住,粗大的肉棒就插进了我
    的嫩穴。我压抑住快感低声呻吟,缓缓摇动臀部,别人即使看见也就以为是对热
    恋的情侣抱在一起,不太能看出来我已经被身后的男人插入了。
      太刺激了,我的嫩穴里面淫水直流,身体轻微的颤抖着。这时有人进来了,
    明停止了动作,我也不敢再动,但是骚屄不由自主地不停收缩,快感直冲大脑,
    我觉得自己快要高潮了。
      我强忍着,继续忍着,直到进来的人离开这个展馆,而高潮则突如其来的汹
    涌到来,我已经站不直了,全靠明抱着我,全身都颤抖起来,这种刺激比正常放
    开来做爱时要猛烈许多。
      「明,我不行了,嗯……我们去洗手间吧?」我说。
      我们整理好衣服,逃也似的进了卫生间,里面有人,明没能跟着进来。我在
    卫生间平复好自己的心情,整理了自己的秀髮,刚才的高潮让我微微出汗了,额
    头和脸颊都潮红,而且整个人感觉都没什么力气。想到接下来不知道明还要怎么
    玩我,我既疲倦又期待。
      出了博物馆,看看时间还刚十一点,明便拉着我打车去了他出差订的宾馆。
      到了宾馆,明让我先洗个澡,我也觉得身上黏黏腻腻,于是进了浴室。一番
    沖洗后,想着明肯定要放开了操我的嫩屄,我看着自己略微红肿的骚屄,淫水流
    了出来。
      我裹上浴巾就出来了,明却让我把衣服穿好,我不知道他要搞什么名堂,听
    话的穿上了衣服。明等我打扮整齐,却脱下我的T裤,然后塞给我一个避孕套,
    让我去隔壁的房间。天哪!明竟然真的让我去做妓女!我挣扎着,犹豫着……
      明说:「隔壁住了个大黑个,比我晚一天入住,前几天吃早饭的时候见面聊
    过,他週日才走。这个宾馆会有电话问要不要服务,刚才我打电话给他冒充拉皮
    条的,五百块口交加打炮。赶快去吧,等他操过了回来我接着操你。」
      我骂他变态,但却接过他递来的避孕套出了房间,看看走廊里面没人,按响
    了隔壁的门铃。
         ***    ***    ***    ***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短短的一分钟左右时间,我也不知道我脑海里
    到底转过多少个念头。现在的电脑每秒可以运算上亿万次,人脑估计没有人能够
    量化,但是有个词语叫做「闪念电转」,这是真实生活,不是电影需要一天一月
    甚至更长的时间挣扎。六十秒里面转过的念头,付诸文字或许一天都写不完,我
    只能尝试着描述一些不得不记录的心情。
      在去和不去之间我拿不定主意,甚至想今生永远都不再见明,不再让他碰我
    一个指头。可是妓女是一个很有魔力的词语,那种人尽可夫的感觉非常刺激,我
    和老公自然讨论过有关妓女的话题,老公说如果我做个妓女,大概他可以把现在
    的每週三次性爱增加到每週七次甚至更多,他说一想到嫖客恣意亵玩我的身体,
    还把他们丑陋的肉棍插进我美丽的骚屄里面就会很兴奋。
      我也很兴奋,不知道长相,不清楚性格,从来没见过的陌生男人,只要给上
    几百元就可以剥去我高贵的外衣,肆意玩弄我优美的身材,把他们或粗或长、或
    细或短的肉棒插进我的阴道,平时高不可攀的气质美女,身为人妻的贵妇,轻易
    地在陌生男人面前不设任何防线……
      陌生男人的陌生肉棒,却能带来同样的快感,甚至更加强烈的快感,我迷乱
    了。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但是身体却在「妓女」这两个字的魔力引导下
    无意识的痉挛起来,那在之前十小时刚被老公和明轮流插过的骚穴,涌出了一股
    淫水。
      老公会喜欢的,老公知道了会兴奋得疯过去的,去吗?
      其实男人和女人做爱与男人和女人握手也没有本质区别,都是男女彼此用自
    己身体的某个部位互相接触。要说区别,只不过一个会有快感、会有高潮,一个
    没有罢了。
      很多年前,女人的脚都是男人的禁区,可如今,女人的大腿在大街上都比比
    皆是,还有泳装选美。历史在前进,观念在进化,我和老公只不过可能进化得快
    了一些。
      隔壁的大黑个是什么样呢?他的性能力很强吗?会让我有高潮吗?他会很粗
    暴吗?我的骚穴可是已经持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了,能承受得住吗?反正都让明
    给操过了,反正上次也被轮姦过了,轮姦也没有想像的那么恐怖,还挺刺激的。
    反正不过是多让一根肉棒插进来几分钟而已,也许试试也好。
      但如果我不喜欢他的长相怎么办?如果他身上很髒很臭怎么办?如果他太丑
    了怎么办?几分钟而已,反正是宾馆可以立即洗澡,如果太丑不能让他亲嘴……
         ***    ***    ***    ***
      其实我不记得隔壁的男人长什么样,也不记得他的肉棒粗细长短,在走出明
    的房门到隔壁门前,按响门铃,两分钟不到,但感觉两年那么久。而进屋后的二
    十分钟,却快如闪电,没有留下多少印象和记忆。
      开门的大黑个长得很一般,很普通,跟明差不多高,比明更胖些,我怕他压
    在我身上受不了。我只记得他开门见到我那一瞬间好像有些惊豔到了。我没想到
    自己竟然能很老练的挤进房间,然后给他关上门,手放在他裆部说:「五百,可
    以吗?」他愣愣的回答说好,我又问:「洗了澡么?」他说:「刚洗。」
      我没脱自己的衣服就把他的裤子拉下来了,张嘴把他的阳具含了进去,开始
    吮吸。三分钟吧,我就感觉到他可能要受不了了,而这时他也开始伸手进我衣服
    里面摸我的双乳。「要我脱衣服吗?」我问,他犹豫了片刻说不用。
      再三分钟,我感觉他到了发射的边缘,于是吐出肉棒,问他:「要不要插进
    来?」肉棒脱离我的嘴,他气息明显平稳了些,毫无疑问,如此气质高雅甚至高
    贵的美女,纤腰丰臀、妩媚诱人,细高跟黑丝网袜,进门直接开始口交,剧烈反
    差的刺激,估计本来就很难抵御。
      听他说了要,我拉着他进到房间的床边,我没有脱衣服,只弯腰趴在床上,
    丰臀高高翘起,把早已盖不住阴部的裙襬再向上拉,手里的避孕套递给他:「戴
    上。」然后满含春情的看着他。
      他迅速的脱掉了裤子,甩掉了衣服,全身赤裸,把避孕套自己戴上,狠狠地
    插进了我的嫩穴。身体的自然反应让我呻吟出声,我知道明这时候肯定在隔壁偷
    听,所以故意开始淫叫:「哦……胀死了……啊……好厉害……大哥,啊……你
    轻点啊!哦……好舒服……啊……不行……啊……太粗了……啊……受不了……
    啊……」
      随着他的抽插,我的身体也热了起来,不过身体的快感更多还是心理的刺激
    造成的。我配合他抽插的节奏呻吟着,心里想的却是:我真的做了,老公,我真
    的做了一个妓女。老公,我真的做了一次妓女。哦,不一定是一次啊,老公。
      明,那算是纯情前男友吧,反正大学也是一念之差才没让他的肉棒插进来。
    上次的轮姦我也是High得没办法,可现在这根陌生的大鸡巴算什么啊,我敢
    保证,出了门我就会忘记他的模样,可我现在却主动撅起老公最爱的丰臀,张开
    本该老公专属的嫩穴,任别人的鸡巴抽插,给别的男人带来性高潮。
      我不知道是三分钟还是五分钟,他就射了,他紧紧地插住我的骚屄,抱紧我
    的臀部,不让我移动,而我能感觉到那根粗大的肉棒在我的小穴里面不停跳动。
      终于余韵消退,我给他取掉避孕套,又给他口交了几口,然后整理好自己的
    裙子。他真的给了我五百元,还要我晚上再来,我说再看吧,离开了他的房间。
      到了明的房间,我无视明高举的枪,要他跟我回家,明似乎也感觉自己做得
    过份,收拾情慾,乖乖的跟我走了。
      该如何跟老公说呢?
                    (待续)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四房播播色五月_97色图_26uuu第四色_色情五月天色婷婷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