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旅行团

    时间:2018-05-15 伦叔参加旅行团去曼谷,吃过晚饭之后,领队通知几个单身汉,带他们去找节目,伦叔亦跟着去了。
    到达浴室后,几个后生仔急急忙忙地扑到金鱼缸,挑个女孩子就进房了,只剩伦叔站在玻璃外面举棋不定。
    浴室经理是华人,他走过来对伦叔说,有个泰妹懂得讲几句潮州话,可以介绍给伦叔。
    伦叔正是潮州人,听见有泰妹懂得讲家乡话,觉得亲切好多,最低限度都不必指手划脚,好像做哑剧一样。
    经理带泰妹入房,这泰妹芳名叫媚娘。
    开口就和伦叔讲潮州话,都有几成。
    媚娘宽衣解带,脱得一丝不挂。
    只见她前拱后凸,身材都不错,伦叔对她十分满意。
    媚娘同伦叔沖凉,称赞伦叔那条肉棒的好巨大,她说甚少见到这样的大家伙。
    接着,媚娘就爲他做人体按摩,搞到伦叔一柱擎天。
    要入媚娘的桃源肉洞一游。
    可是媚娘说伦叔的肉棒太大,只怕自己会容纳不了,闪闪缩缩之间,搞到伦叔不得其门而入。
    伦叔话加多贴士,媚娘才肯勉强就範。
    不过,伦叔的贴士,媚娘都不容易赚。
    她皱紧眉头,咬实牙根,等到伦叔在她的肉体裏射精,媚娘连眼泪水都流出来了。
    第二天晚上,伦叔又去找媚娘。
    媚娘只是规规矩矩替伦叔沖凉,不敢再做人体按摩了。
    伦叔要媚娘再续旧缘,媚娘只说有钱都不敢赚,因爲今日痛到连走路都有困难。
    媚娘想介绍一个同事给伦叔,但一听说是个大肥婆,伦叔就不肯接受。
    媚娘没有办法,唯有施展她樱桃小嘴以及一双兰花巧手,总算才帮伦叔出了火。
    回到香港,伦叔对媚娘仍然心思思。
    有一天,伦叔由家裏出来,在电梯上见到一个人,突然间几乎叫出声来,这个人当然就是媚娘。
    伦叔问媚娘,怎麽会来到香港。
    媚娘说已经来了就快一个月了,是来作住家工做泰佣的。
    媚娘间伦叔,住在那一层楼﹖伦叔乃单身寡佬,当然不怕告诉她。
    媚娘说礼拜天放假时,就会去探伦叔。
    伦叔开心极了,以爲又可以同媚娘再续前缘。
    回到家裏就撕日曆,希望快点撕到礼拜天那张。
    可是到了礼拜六晚上,媚娘已经来探他了。
    伦叔非常高兴,立刻对媚娘招呼殷勤,又请媚娘出去消夜。
    回来之后,伦叔就忍不住向媚娘动手动脚。
    因爲以前在曼谷有过交情,伦叔相信今晚一定能享温柔豔福,就算媚娘讲钱不讲心,仍然会水到渠成的。
    那知媚娘一本正经地说她已经改邪归正,今日的媚娘,已经不再是曼谷时候的媚娘。
    所以希望伦叔能够尊重她,以后大家只能做个好朋友。
    伦叔见媚娘讲得义正词严,也没有办法。
    自己也是个斯文人,断不会对她霸王硬上弓的,唯有压抑住意马心猿,竭力让自己的欲念平息下来。
    伦叔一个人住,将来当然乱七八糟。
    媚娘立刻帮他收拾。
    搞得她身水身汗,于是就在伦叔屋企沖凉。
    媚娘沖完凉出来,只穿着泰国传统的底衫裤,分别了几个月,伦叔觉得媚娘比以前还漂亮了,就好似泰国话的“水抹抹”。
    媚娘说她想留下来在这裏过夜,明天才去找同乡相叙。
    伦叔当然表示欢迎,他心想媚娘虽然现在态度强硬,说不定到半夜裏会回心转意,那时自己就可以如愿以偿了。
    伦叔家裏有两间房,客房裏面,被褥冷气机齐全。
    伦叔招呼媚娘入客房住,媚娘入房就关上门。
    伦叔试过起身两次去推门,都拴住推不开。
    于是伦叔就好似寡母婆死了儿子,什麽希望都没有了。
    伦叔整个晚上思潮起伏,根本睡不着,第二早上却睡到不知起身。
    媚娘进来叫他,因爲伦叔应承今天早上和她去喝早茶。
    伦叔诈称头痛,不肯起身,媚娘没有办法。
    伦叔话吻他一下就可以医头痛,媚娘唯有在他额上轻轻一吻。
    饮茶的时候,媚娘叫伦叔要对她死心,不是她不欢喜伦叔,而是因爲在曼谷是时候试过伦叔那条大肉棒苦头,所以不敢再让他玩。
    如果又被伦叔弄伤,做不得功夫,就难保不被解顾了。
    伦叔说可以试试看,或者会今时不同往日。
    媚娘一味摇头,搞到伦叔一点儿心情也没,虾饺烧卖都觉得没有味道。
    媚娘忽然间眉开眼笑,伦叔以爲她回心转意。
    媚娘却说是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可以帮伦叔成事。
    伦叔即刻问她,媚娘说伦叔一个人住,搞到屋企乱七八糟,应该请个一人来收拾。
    伦叔就问媚娘是不是想转工来他这裏。
    媚娘说她自己就不想转工,而伦叔家裏也没有多少工夫做,不需要请个长工,只须请个锺点女佣就行了。
    她可以介绍个同乡姐妹来帮伦叔做锺点,还可以顺便让他玩玩。
    因爲这个姐妹嫁过老公,而且她的老公是一个彪型大汉,既然可以承受她老公,没理由承受不了伦叔。
    伦叔问那个同乡姐妹长得怎样﹖媚娘笑着说很难讲,因爲各花入各眼。
    不过可以先带她来见见面,由伦叔亲眼看过才决定。
    到了下午,媚娘果然带了一个泰妹来,她叫做莎莉。
    莎莉年纪和媚娘差不多,大大的双眼,也大大的嘴唇,身材就很不错。
    伦叔一看就知道,莎莉是个战斗格的女人,弱小的男人都怕被她踢落床下。
    伦叔人高码大,认爲和她干那事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材。
    就间莎莉要多少钱人工,莎莉只懂得讲泰国话,媚娘帮她做翻译,说每个礼拜日都来帮伦叔做清洁工作,人工要一千。
    至于做兼职,莎莉就要两百一次。
    伦叔认爲没有间题,只要做得好,人心肉做,他不会难爲莎莉的。
    既然莎莉已经来到,伦叔就提议即刻上工。
    莎莉说没有间题,反而问伦叔是先做正职还是先做兼职﹖莎莉这麽爽快,搞到帮她做翻译的媚娘都笑起来了。
    莎莉和伦叔入房,将媚娘冷落在厅中。
    媚娘悄悄凑到门口偷听,但听见莎莉口口声声称赞伦叔利害,又说她在曼谷的那个老公是大个子,左右邻居的女人都喜欢她老公,贪她老公是特大码。
    但和伦叔比较起来,她老公就只系算系中码。
    如果有一天她带伦叔去曼谷,一定会有好多女人争住抢。
    伦叔根本听不懂她在讲什麽,只顾埋头抽插,搞到莎莉淫声浪叫。
    在房间门口偷听的媚娘,想像两人的情景,双腿都软了,几乎站不稳。
    莎莉叫床声,好耐至静下来,媚娘赶快走过去梳化坐下来,以爲伦叔和莎莉好快就会出来了。
    不料坐了好久,仍然未见开门,她就再走近门边听听,殊不知莎莉的叫声又起,媚娘知道俩人意犹未尽,又再做多一场。
    她在厅中等到闷,就睡着了。
    等到伦叔将她摇醒,媚娘睁开眼,问莎莉在那儿,伦叔说莎莉已经走了,现在他叫媚娘一齐出去吃晚饭。
    好快又一个礼拜了,伦叔不出街,準备莎莉一到,又可以大快朵颐。
    可是等了半天都不见莎莉来,真是心急到极。
    伦叔连下午茶都不敢出去饮,吃个即食面就算,等到两三点的时候,听到有人在按门锺,伦叔即刻去开门,以爲是莎莉来。
    因爲他一个礼拜不近女色,已经周身兴合合。
    打开门一看,却不是莎莉,而是媚娘。
    伦叔问爲什麽不见莎莉﹖媚娘说莎莉有事不难来,刚才打电话通知她,所以才过来告诉伦叔知道。
    伦叔说,莎莉不能来,这裏的工夫则没有人做了,媚娘说不要紧,反正今日放假,可以做莎莉的替工。
    伦叔好似一只斗败公鸡,坐在梳化看媚娘事实房子。
    媚娘做到身水身汗,做完了就去沖凉。
    伦叔百无奈,坐着看报纸,看了一会儿竟睡着了。
    忽然,他打了个哈乞醒来,伦叔觉得鼻子好痒,睁大眼睛,原来系媚娘搓条纸撩他鼻孔。
    伦叔说她顽皮,一手把她捉住。
    双手揽住媚娘,感觉嫩肉滑美,原来媚娘沖完凉之后,身上一丝不挂,就好似以前在曼谷帮伦叔做肉体按摩时一样。
    伦叔看得到眼睛大大的,因爲媚娘比以前丰满好多,应该大的地方比以前更大,应小的地方比以前更小,伦叔抱住她的肉体,就舍不得再放手了。
    伦叔亲吻媚娘,媚娘亦娇羞地回吻。
    伦叔说媚娘今日帮莎莉做替工,还有一件事未做,就要媚娘也要继续做。
    媚娘也说有件事要讲给伦叔知道,不过讲出后,伦叔不能怪她。
    伦叔叫她放心,因爲彼此坦白,朋友至做得长久。
    媚娘说今日并非莎莉不能来,而是自己叫她休息。
    伦叔问爲什麽﹖媚娘面红红,唯有低声说上次伦叔和莎莉一起时。
    她心裏好不自在。
    伦叔话,我不和莎莉一齐都行,但是莎莉做的事,媚娘就要帮她做齐。
    媚娘说自己并不是不肯做那件事,而且也好喜欢和伦叔做,如果不是这样,自己就不会吃莎莉的醋。
    不过,因爲伦叔的东西太大了,她怕又弄伤了。
    伦叔说,莎莉都可以受落,媚娘没有理由不行。
    以前弄伤,已经是很久的事了,今时不同往日,或者已经可以了都说不定。
    而且如果不试一下,又怎麽知道现在行不行﹖伦叔一轮嘴头,讲到媚娘也心动了,就点头答应试一试。
    她千叮万瞩,要伦叔怜香惜玉。
    伦叔叫媚娘放心,因爲他也好喜欢媚娘,一定会浅入轻出,不会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媚娘痛苦之上。
    伦叔本是风流老手,懂得点样泡制女人。
    他让媚娘宽衣解带,脱得精赤溜光后,就把她滑美可爱的娇躯抱在怀裏。
    先摸摸她一双白嫩的小手,又捏捏两只小巧玲珑的嫩脚儿。
    接着将媚娘的乳房摸捏抚玩,还用嘴唇吮吸她的奶头。
    直把媚娘逗得小肉洞裏蜜汁泛滥,再把手指探入肉洞裏挖弄撩拨,直到媚娘好似一条抱在怀裏翻滚的大鱼,才慢慢地将龟头塞入她滋润的洞穴。
    媚娘最初虽然觉得胀爆,但轮船逐渐泊入码头时,一动一动地就整条船泊进去了。
    她对住伦叔笑了笑,虽然有说什麽,但伦叔了解她的意思,也就是顺风顺水,媚娘终于笑纳了他这条粗硬的大阳具。
    伦叔是个老手大厨,知道这个时候还不能疾笔挥毫,他将一条大海参在媚娘的小肉洞裏面浸着不动,又和她甜言蜜语,减除她的紧张情绪,分散她的注意力。
    这种方法真是了得。
    因爲伦叔暂时按兵不动,媚娘反而忍不住,做起主动来。
    于是伦叔仰躺在床,让媚娘在上,由得她自己吃得多少就吞入多少。
    只乐得将她一对丰满的乳房摸玩捏弄。
    媚娘终于也痛快淋漓了,她的肉洞淫液浪汁横溢,风骚地对伦叔说,今晚早就有準备和他亲热,叫伦叔尽管放心地在她的体内发洩。
    伦叔听了媚娘的淫声浪语,心裏涌上一阵强烈的兴奋。
    他双手把媚娘的身体紧紧搂住,让她的双乳紧紧贴在他胸部,接着就毫不顾忌地在媚娘的肉体裏火山暴发了。
    完事后,媚娘不停地喘着大气,她好开心,犹如完成了一件伟大任务。
    不过伦叔就觉得有点儿不足,因爲缺少了一种沖锋陷阵的刺激。
    睡到半夜,伦叔觉得有一只温软的手儿捉住他的肉茎,他很快就有了反应,见媚娘还在熟睡,乃轻轻一吻。
    媚娘醒来发现自己手裏握住伦叔的一柱擎天,就温柔地问他是不是还想要。
    伦叔说想倒是想,只担心媚娘受不了,要是这时莎莉也在床就好了。
    媚娘听毕,就分开双腿叫伦叔上马。
    伦叔不放心地问她实在是行不行,他不想吃得太急而打破饭碗。
    媚娘叫他尽管放马过来,她说她已经不再畏惧伦叔的大家伙了。
    既然刚才可以笑纳,现在也应该可以应付才对。
    伦叔见媚娘不但满有把握,而且信心十足,于是高兴地趴到她上面。
    媚娘也迅速将伦叔的长物对準自己的入口。
    这一回果然更加顺利,可能是媚娘的肉洞裏装满了刚才那次肉博之后的精液和淫水,伦叔觉得她的阴道很润滑。
    尝试抽动一下,也觉得没困难。
    于是他对媚娘说要开始抽送,如果媚娘抵受不住可以出声喝止。
    然而媚娘只是粉腿高擡,任伦叔沖锋陷阵。
    伦叔见她不但没有痛苦的神色,而且看样子还甚爲享受,于是便放胆地抽插,直把媚娘玩得欲仙欲死,如癡如醉。
    方在她那紧窄的人肉隧道裏再次一洩如注。
    第二天晚上,伦叔正想休息,忽然有人按门锺。
    伦叔以爲媚娘好食翻寻味,打开门一看,外面站着的却是莎莉。
    莎莉这麽晚才到,伦叔实在觉得意外,就招呼她进来坐。
    莎莉话媚娘不欢喜她来见伦叔,但她觉得伦叔对她非常好,所以明知道媚娘会吃醋,她都要来见见伦叔。
    伦叔见莎莉伤心欲泣,就拍拍她的膊头安慰。
    莎莉整个身子投入伦叔的怀抱,而且擡起头来等伦叔亲她。
    伦叔吻了她一会儿,想到和莎莉交欢是尺码配合的快乐,就忍不住拉她入房。
    莎莉今晚特别热情,好像连命都不要了。
    伦叔直捣黄龙,只见到莎莉那种婉转承欢,就已经魂消意足。
    一场杀得日月无光的大战结束,莎莉仍然不肯让伦叔退军,仍然将伦叔兵马困在桃花洞内。
    莎莉果然有两下工夫,不一会儿,伦叔竟然恢複旧观,又再同莎莉杀得天昏地暗。
    这一夜,莎莉留在伦叔身边,第二天早上还做了晨运才走。
    伦叔送一张金牛给她,莎莉不肯要,说自己是因爲喜欢伦叔,不时爲钱,最重要的是伦叔欢迎她。
    因爲她以后还想偷偷地来和伦叔幽会。
    鱼与熊掌,好难取舍。
    对于媚娘同莎莉,各有令人着迷的优点,伦叔对她们两个,都不舍得放手。
    于是,伦叔安排逢礼拜六晚上就和媚娘相叙,逢礼拜三晚上就与莎莉共渡春宵。
    呢种安排,灵感来自马会赛期。
    马会每个礼拜跑两次马,伦叔亦跑两次,但他所骑的泰国的胭脂马。
    伦叔的同年好友华叔,也有更丰富的豔遇。
    他的老伴华婶前年过身了,留下华叔一个人生活,孤零零的,十分清寂。
    华叔有个女儿,几年前跟她老公移民去美国旧金山。
    她女儿很孝顺,叫华叔搬过去去旧金山一起住,彼此可以照顾。
    华叔平时最疼爱女儿,既然女儿这麽有孝心,女婿又即刻替她申请亲属团聚移民,于是也点头答应。
    经过几年,美国领事馆通知华叔移民已经批準。
    于是华叔卖了层楼,加上平时多少积蓄,都有半百万美金。
    如果不怎麽挥霍,都足予度过自己的下半世,不必摊大手闆向女儿拿钱用。
    去到旧金山,他女儿那间屋好大,住多一个人完全没问题。
    最初华叔觉得这裏清静空气好,不像香港那麽混杂。
    但住下去之后,就觉得好闷。
    因爲他女儿两公婆,白天出去做工,整间大屋只剩得华叔一个人,不知做什麽好。
    华叔的英文程度,只懂得二十六个字母,扭开电视机,都不知班鬼佬同鬼婆搞什麽鬼。
    这一天,华叔去唐人街饮茶。
    在街头看见街招,有个社团开办新移民英语班,不用交学费。
    华叔觉得反正有时间,去学几句英文都好,就算迷路,都可以问问鬼佬警察,于是按照地址去报名。
    原来这个英语班,好多同学都像华叔一样,临老学吹打。
    所以,华叔跟住个年青老师学讲“骨摩零,吼阿友。
    ”都不觉得面红。
    华叔隔位有个女人,叫做吴冰冰。
    看样子大约三十岁,样貌清秀,白净得不像南方人,果然被华叔猜中,吴冰冰不懂讲广东话。
    好在华叔懂得讲几句普通话,不鹹不淡都可以和吴冰冰沟通。
    吴冰冰的英文就好过华叔,华叔有时听不清楚老师讲解,就拧转头问冰冰。
    而冰冰也好有笑容,有问必答,华淑对她非常好感。
    这一天放学,华叔和吴冰冰一齐出门,他觉个时常都麻烦吴冰冰,想请她喝一杯咖啡。
    吴冰冰好爽快,立即答应,而且说有点儿肚子饿,要吃一个汉堡包。
    喝咖啡之时,互相问起爲什麽会来美国﹖华叔先讲了,冰冰话他好福气,有一个这麽好的女儿。
    华叔反问冰冰,冰冰说讲起上有一匹布那麽长。
    华叔说自己有耐性听,还替冰冰叫多杯一咖啡。
    冰冰说自己读过大学,不过国内的大学,英文好水皮,读过多少亦还给老师了。
    来到这个鬼佬地方,唯有由头学过。
    冰冰说自己已经结婚了,两公婆都在国营企业做事,工资低。
    国内的人个个都想出国,她父亲以前是高干,但已经退休,没有权力,每个月只有一百几十元的退休金。
    父亲有个旧部下,当正出国申请部门。
    老头子亲自出马,求他帮手搞个女出国自费留学。
    这位部下都算念旧,出了不少力帮冰冰搞好了出国手续。
    国内的人都以爲美国是金山,只要去得到,就可以掘金。
    于是全家人将积蓄全部拿出来,帮她买机票,以爲她来到美国,就有好多钱寄回去。
    那知一到美国,完全不是想像中那样。
    现在她报名进学校读书,但没有上学,因爲可以保留学位两年。
    她不上学的原因,一来自己英文不好,上堂都听不明先生讲什麽,二来没有钱交学费。
    平时的生活只靠有时去制衣厂做做散工,有时去唐人餐厅洗碗洗碟。
    自己的生活都应付不来,但仍然要寄一点钱回家,因爲家裏人当她掘到金山。
    华叔问冰冰做散工赚得多少钱﹖那裏有钱寄回去﹖冰冰讲到这裏,就不再讲下去,只系苦笑一下。
    过了两日,放学时候,冰冰问华叔有没有空閑,有没有兴趣去她家坐坐﹖华叔想知道这些大陆留学生在美国的生活情况,就答应冰冰的邀请。
    但他认爲第一次去人家的地方拜候,不能够空手而去。
    走过一间超级市场,华叔就进去买一大袋生果饼干做手信,冰冰就说华叔太客气了。
    坐吐大约一个锺头的巴士,才去到冰冰屋企。
    冰冰那间屋不很大,只有三间睡房。
    冰冰说这裏不止她一个人住,还有四个女子,都是由大陆来的自费留学生,不过这个时间同居的各人都出去了。
    冰冰带华叔进房,顺手就关上房门。
    房内虽然有两张椅,但椅子上堆满衣物,冰冰说很不好意思,要叫华叔坐床。
    华叔看了看这间房,周围挂到好多万国旗,他真想不到一个单身寡婆住的地方都会这麽淩乱。
    冰冰说要换一件衫,华叔以爲她会出去洗手间换。
    那知冰冰在房中就脱去衫裙,只剩胸围内裤。
    华叔不好意思,连忙拧侧面。
    那知床边就系衣柜的大镜,房间裏的情形就一览无遗了。
    冰冰不知在那裏做什麽,她弯下身,胸前露出大半边乳房,她的屁股也高高翘起,看华叔晕船浪。
    冰冰突然坐到华叔身边,双手将他个头扭正过来,一个火热红唇就印在华叔嘴上。
    华叔当堂被她搞到手忙脚乱,双手一动,竟然触到冰冰胸前柔软部分,一摸到之后,就舍不得放手了。
    来到美国之后,因爲人生路不熟,华叔未曾亲近过女人,已经谷到好像个火药库。
    现在突然被冰冰燃点起火药引信,想不爆炸都几困难了。
    冰冰主动替华叔宽衣解带。
    华叔心裏想︰冰冰嫁过老公,而且在她现在这个年纪,生理上亦有需要。
    可能冰冰亦像自己一样,找不到发洩感情的对象,自己虽然年纪比较大,总算也还健康,于是冰冰饑不择食,引诱自己来她家,和她销魂真个。
    华叔养精蓄锐好久了,令冰冰好受用,她夸赞华叔身体好。
    华叔受到鼓励,更加勇猛沖刺。
    一轮爆炸之后,冰冰整个身体都酥软了,她依偎在在华叔怀中,轻声问华叔刚才玩得舒服不舒服,华叔轻轻抚摩冰冰的肉体,说他已经好久没试过玩得这麽开心了。
    冰冰在华叔耳边低声讲句说话,华叔当堂眼睛都睁大了。
    原来冰冰对华叔说,要收一百美金做娱乐费。
    华叔最初以爲冰冰和他讲心,现在才知道冰冰是和他讲金。
    冰冰叫华叔不要怪她这麽现实,其直她亦是爲环境所迫。
    因爲去做散工,只能够维持两餐,爲了筹学费以及寄钱回家,所以她和其他女租客都悄悄地兼营副业,希望华叔见谅。
    华叔此时,也唯有掏钱。
    不过,他觉得这样都好,同冰冰铺铺清,不必牵涉到其他感情的东西,免緻日后惹起麻烦。
    冰冰对华叔说她们一齐住的几个女孩子,情况都和她差不多,有时也会出去赚一些外快,如果华叔有舆趣,她可以介绍同房女孩子和华叔相识。
    因爲大家都属于出国沦落人,必须互相照顾。
    过了两天,放学的时候,冰冰悄悄地向华叔说,但有位同学叫做李云,好漂亮的,今日没有上班,呆在家裏,问华叔想不想和她玩玩。
    华叔听说李云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就心思思想试一试,于是就跟冰冰回到她的家裏。
    冰冰讲得不错,这个李云真的是生得青春美丽,她与冰冰比起来,是属于不同类型的女人,冰冰身材丰满,热情似火,李云身型修长,羞人答答。
    冰冰介绍她们相识后,李云温文有礼,眉梢眼角好像有一种淡淡哀愁,好像一只讨人呵护的小宠物,令得男人我见犹怜。
    冰冰向华叔打个眼色,华叔亦向冰冰还以眼神,表示好满意。
    冰冰就说要去超级市场买东西,叫李云陪华叔一会儿。
    此时,华叔同李云都已心知肚明,知道要怎麽做了。
    冰冰出门之后,李云就先进房去,华叔跟住她。
    李云一转身,就好似乳燕投怀一样,让华叔抱住,华叔吻她,她亦向华叔回吻。
    华叔摸到她的酥胸,觉得李云仍然弱质纤纤,双峰却特别饱满。
    再细看轻触她的四肢五官,发现她瓜子脸。
    古典美,两只玉手十指尖尖,柔若无骨,一对肉脚白晰娇嫩,小巧玲珑。
    华叔替李云宽衣解带,李云任他施爲,但不敢正眼望华叔,华叔觉得和这个女子相处另有一番情趣。
    赤身裸体抱在华叔怀中的李云娇羞无比,华叔先抚摸着她的雪白细腻的双乳,低头含吮她的岭上双梅,痒得李云浑身发颤。
    接着又把玩着她一双小白手儿。
    华叔对李云的纤纤玉手赞歎不已,李云含羞撒娇说华叔净会摸她的手。
    华叔说他不但要摸李云的手,还要摸她的脚。
    说着就把她的白嫩脚儿捧在怀裏仔细玩赏。
    李云的脚儿长不盈四寸,脚趾齐整,脚背肥白。
    华叔爱不释手,不禁捧高起来,美美一吻。
    李云被华叔双腿一举,不禁向后仰倒在床上。
    把一个光洁无毛的阴户完全地暴露在华叔眼前。
    华叔登时冗奋起来,立即压到她身上,顺理成章地进入李云的体内。
    事后,俩人倾谈起来,原来李云背后又另外有一个故事。
    李云十六岁就因爲争取出国而失身于国内的一个高干手裏。
    但其实也没有达到目的。
    后来到南方混了一段时间,才终于如愿以偿。
    她比冰冰早来两年,是用假结婚的方式来美国,花了两万银美金,和一个厨房工人注册结婚,之后就各行各路,互不相干。
    那知移民局官员来查,见到李云和一班女人同住,房间裏一件男人衣服都没有,就向李云发出警告,如果发觉李云是假结婚,就会立即递解她出境。
    而且,下一次他们会半夜来查,看看李云同那个厨房工人是不是真正夫妻关系。
    李云怕被递解出境,立即找厨房工人商量,叫他和她一齐住。
    厨房工人说李云住得远,上工不方便,所以也提出两个条件。
    第一,住宅租金由李云负责,还要每个月补贴他五百银美金做车钱。
    第二,他说如果跟一个女子一齐住,有时会兴奋起了忍不住,那时李云就要和她做爱。
    李云那时没有其他选择,只好作城下之盟,一切都应承下来。
    厨房工人又矮又肥,年纪比李云的爸爸还大,李云是一个大学生,要让他糟质,惨过潘金莲嫁武大郎。
    所以李云除了要赚钱维持自己生活费之外,又要爲与厨房工人同居的地方交租,还要每个月交五百文美金给厨房工人,迫着要出来赚多少外快。
    华叔拍拍李云背脊,安慰她明天会更好。
    李云赞华叔好人,希望今后华叔多疼她。
    华叔看见李云带雨梨花,我见犹怜,好快又起头了。
    李云亦很欢喜,主动让华叔再和她交媾,因爲情欲欢情可以使到她忘记烦恼。
    分手之时,华叔同情李云的悲惨遭遇,而且自己亦享受过两次欢乐,于是大破财囊给她双份肉金。
    李云高兴得搂住华叔不放。
    后来,由冰冰介绍,华叔认识了和她同居的其他几个女子,亦陆续和这几个大陆妹结下床上之缘。
    有一天,华叔去到冰冰将来。
    冰冰不在,只剩两个女子在家,一个叫做康珍,另一个叫仿梁红军。
    她们正在煲牛肉,整间屋都香喷喷,引到华叔口角垂涎,她们亦请华叔吃一份。
    华叔说话没有酒不过瘾,就出去超级市场买两支大号白兰地。
    华叔吃了一口,就知道不是牛肉,竟然是“滚一滚,和尚都站不稳”的三六。
    华叔觉得呢两个大陆妹真有本事,连三六都有办法找到。
    两个女子吃得很豪放,好像梁山泊女英雄,大杯酒,大块肉,吃了就觉得周身发滚,康珍先脱去上衣,梁红军脱得更加彻底,华叔不止有口福,连眼福都有了。
    酒酣身热,康珍唱起大陆歌曲,华叔亦跟她嗡几句,康珍唱到激动之时,将华叔的头搂在胸前,抚模着华叔的脸颊。
    华叔受不起这麽大的诱惑,立即竖起旗竿,就将康珍推入房,梁红军亦跟着进去,三个人滚在一堆,两个女子脱得一丝不挂,也替华叔脱得精赤溜光,华叔左拥右抱着两个活色生香的娇娃,双手在她们滑美可爱的肌肤到处摸玩捏弄。
    两女也顺得人意,任凭华叔在她们的销魂洞穴左穿右插。
    想不到“三六”这麽见功效,华叔好神勇,竟然连射双雕。
    这一天夜晚,华叔没有回家,因爲连下楼梯都没有气力。
    他打电话回去给他女儿,说是在朋友家打麻雀。
    华叔最初以爲来到美国,一定好寂寞,因爲自己不识英语,想媾鬼妹都有本事。
    真是发梦都想不到,会遇到这麽多女同胞,生活过得这麽多彩多姿。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li.com 激情综合站:四房播播色五月_97色图_26uuu第四色_色情五月天色婷婷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